推荐资讯

就算是一样儿的招式在自己这儿和吕布那儿明显就是不一样儿绝大多

发布时间:2019-01-20 13:47 浏览:
袁绍一看心说,今日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拿自己这个联军盟主当回事儿了呢。哪个都是直接就出战,这次上去的又是谁啊。
 
    结果此时的张杨已经来到了袁绍的近前,连忙说道:“盟主,还请盟主赶紧鸣金!”
 
    袁绍一听,怎么回事儿,好像他们还没开始打呢,怎么就要鸣金了?
 
    “这,稚叔,不知场上之人是……”
 
    “此乃杨之属下穆顺!”
 
    袁绍点点头,心说原来这次上去的是你的手下啊,叫穆顺。
 
    “稚叔,这却让绍为难啊,怎能如此轻易就鸣金?”
 
    而这时穆顺和吕布已经开始打上了,张杨一看,再不鸣金可就要来不及了,所以他也不管袁绍这个盟主同意不同意,是直接就到了负责鸣金的那个士卒那儿,一把抢过来那个鸣金有那个的小槌直接就开敲上了“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袁绍一见,“稚叔,你这是……”
 
    袁绍一看,这也太不把自己这个盟主放在眼里了吧,今日怎么都是这事儿?
 
    话说穆顺和吕布相互自报家门之后,就开战了。而穆顺刚是堪堪躲过了吕布的第一招,结果吕布的第二招就马上过来了,而这时己方也已鸣金收兵。但是穆顺却没躲开吕布的这第二招,所以他是挂彩了,右胸被吕布的方天画戟给扎了一戟。不过他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是直接拨马便退,但是也没忘了放下句狠话。“吕奉先你确实厉害,不过他日再战定要胜你!”
 
    吕布也没去追,他只是笑了笑。要说他的赤兔马追上穆顺那是一点儿都不成问题,但是穆顺刚才说他好像是从上党来的。所以吕布想起了自己的好友张杨张稚叔,如果此人和自己的好友有关系的话,那自己还真就不能就那么斩杀了他。所以就因为吕布有所顾忌,最后他就对穆顺是宁可放过。也不能给杀了。
 
    当看到穆顺受伤而逃回的时候,张杨总算是放下心了铁血特种兵全文阅读。毕竟穆顺也是跟随了自己多年,要是他在此身死的话,自己肯定也是会过意不去的。而且那样儿自己也不可能给他报仇了,不说吕布是自己的好友吧,就算他不是自己好友,自己也没那本事对付他啊。
 
    穆顺是败退而回,来到了张杨的近前,“主公。顺……”
 
    可是他的伤口此时依旧还是血流不止。而张杨对他喝道:“还不快来向盟主请罪!”
 
    穆顺没办法。主公都发话了,他也不敢不听。于是他就和张杨一起到了袁绍的近前,而张杨则对袁绍说道:“杨私自鸣金。而属下亦未经盟主允许擅自出战,还请盟主从重处罚!”
 
    其实对于袁绍这个人的脾气性格。张杨多多少少还算是了解一点儿的。如果说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地不给他面子,那么就算他明着不处罚你,但是过后儿他也一定会寻个时机找你的麻烦。而你如果在众人面前给他赔罪了,让他的面子挽回来了,那么说不定袁绍他一高兴也就不去再计较什么了。
 
    果然,袁绍对两人摆了摆手,他心说,你张杨张稚叔都在众人面前如此说了,我袁本初难道还能把你们如何?真要是重罚你们的话,天下人该如何看我袁本初啊!再说他看着穆顺血淋淋的伤口,他也确实是不想再看下去了,所以说道:“吕布猖狂,我军将士自然愤慨,情有可原!而稚叔你爱将心切,绍亦可以理解,此次就下不为例了!”
 
    “杨多谢盟主!”
 
    张杨在旁边暗中给穆顺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倒是说句话啊,穆顺会意,“顺多谢盟主不罪之恩!”
 
    “好了,好了。稚叔你赶紧让你的这位属下去治伤吧,别再耽误了!”
 
    袁绍说了一句,穆顺自然也会说话,“顺多谢盟主!”
 
    袁绍点点头,没再多说。而张杨也对袁绍一拱手,然后就领着穆顺退下去了,而他退下去的时候还向着远处的吕布看了一眼,也不知在想什么。
 
    吕布是接连胜了两阵,但是他却没因为胜了两个人而怎么自大自傲。因为在他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如果说如此水平的两个人自己都不能轻易获胜的话,那么还谈何是天下第一啊。
 
    而这次吕布倒是没再喊孙坚如何如何,只是对诸侯联军这边儿大喊道:“怎么你们没人来了?还是说都害怕得不敢来了,哈哈哈!今日布就只有单人单骑,在此挑战!如此,你们各路诸侯都不敢上前,难道真惧怕布一人乎?”
 
    说着,吕布把手中的方天画戟向前一挥,众人一看,确实是有种睥睨天下的意思啊。马超在后面见到后,心说,吕布其实是个英雄人物,可惜得是,却是个比较悲剧的。
 
    而此时公孙瓒的旁边正是袁术,袁术他眼珠一转,然后便笑道对公孙瓒说道:“伯珪之前不是说要去挑战吕布,怎么如今却……”
 
    要说袁术这人确实不怎么样儿,其他人都没说什么,结果就他还抓着之前的事儿不放。
 
    公孙瓒一听,脸稍微红了一下,随即便说道:“瓒岂能食言?看我战他吕奉先!”
 
    说着,他也不再和袁术多说,只是和盟主袁绍打了声招呼后,便拍马舞槊就奔向了吕布。
 
    吕布一看,又来一人,这次他的眼前一亮。他可不认识公孙瓒,还以为是孙坚来了呢,便道:“来人可是吴郡孙坚孙文台?”
 
    公孙瓒一听是这个泄气啊,他本以为吕布一开口,是说认得他辽西公孙瓒,结果却是个误会。
 
    公孙瓒横槊道:“非也,我乃辽西公孙瓒是也!”
 
    吕布点点头,公孙瓒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清朝皇帝养成计划最新章节。“好,接招吧!”
 
    不管公孙瓒的武艺如何,在吕布看来,他确实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他的事迹吕布在并州都是听说过的。也是对此比较赞扬。
 
    而公孙瓒的武艺明显是比前面的两人,方悦和穆顺都要高,但是却也没高出多少。在躲过了吕布第一戟后,公孙瓒一槊砸向吕布。可吕布只是用画戟轻轻地一挑,然后只见公孙瓒的槊便被挑开了。跟着吕布的第二戟又到了,而了解戟法的人都知道,吕布如今用得这招叫做青龙抬头,就是画戟从下向上一挑。当然也算是扎,因为画戟这个兵器不只是有月牙刃,不是还有前面的那个尖刃吗。
 
    其实对战戟术高手确实很别扭,因为戟这个兵器让人觉得别扭。它也不像其他的兵器,它的功能太多。所以让人不好防守。而戟更是让人比作是龙。因为龙身上有的部位。你在戟上对应着也都能找到,所以就是这么样儿的。
 
    公孙瓒一看吕布的第二戟这么快就到了,他是赶紧一带战马缰绳。又一次地躲了过去。就这么两下,他是冒了汗了。不冒汗不可能啊,他看到两人实力的差距了,差距大了。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吕布吕奉先果然是名不虚传!
 
    两人打了还没到五个回合,马超就来到了崔安身边,然后对他说道:“福达你上吧!让伯珪兄退下来!知道该如何说?”然后他又小声地和崔安说了两句。
 
    其实谁都看得出来,公孙瓒根本就不是人家吕布的对手。不过他因为之前说得那几句话,所以也不好意思就这么直接退下来。
 
    崔安在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是连连点头,然后和袁绍打了招呼后就直接拍马出去迎战了。其实当他看到吕布的时候就想上去,不过却被马超给制止住了。在马超看来,那时候根本还不是崔安出马的好时机。而这个时候,马超觉得倒是差不多了,正好让公孙瓒退下来。因为当初烧当羌的事儿,公孙瓒可是帮自己说过话,所以马超也乐于帮他一回。
 
    看着崔安上去了,张飞在一旁却是着了急,“主公,这,我是不是……”
 
    马超一笑,“益德不必着急,当然也有你出手的时候!”
 
    张飞一听笑了,“是啊,那就太好了,主公到时候可千万别忘了啊!”
 
    张飞虽然不服吕布,而且也对他不感冒,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吕布确实是武艺高强,而自己也是见猎心喜了。
 
    马超心中好笑,心说,要是你们两人一下都上去,那不等于欺负吕布一样儿吗,怎么也得等一会儿再上啊。结果崔安刚到吕布那儿,后面却又上来了一个。马超一看,什么时候刘备也跑上去了?
 
    其实刘备倒是没别的想法,只是看自己的好友不是吕布对手,所以因为担心公孙瓒,他就直接上去了,却也忘了和袁绍打招呼。而他刚拍马向前的时候,崔安已经和袁绍打完了招呼,然后就冲了上去,毕竟他那匹是宝马,而刘备就是匹中等马,所以他就跑到刘备的前面去了。
 
    结果刘备一看,已经有人在自己前面了,不过他却也没返回去。因为他知道,吕布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对付得了的,所以也不管那么多了,多人战吕布那就多人战吕布吧。
 
    马超一看,看来今日还要来个三英战吕布?其实他想得方向倒是没错,可是结果却不是三英战吕布。
 
    崔安拍马到了吕布近前道:“公孙将军,俺家主公让您去歇息,由俺来对付他!”
 
    公孙瓒一听崔安的话,不啻于是天籁之音啊,心说终于是有个台阶下了,赶紧回去吧。于是说道:“好,有劳了!”
 
    说着,此时的崔安已经舞戟攻向了吕布,而公孙瓒则抽身撤退了。至于崔安和吕布,两人都是老熟人了,自然不用再多去介绍什么的,是直接就开打上了。而两人刚打了两个回合,刘备便手持雌雄双股剑杀到了。
------------
 
第三二七章 汜水关下战吕布(续)
 
    崔安一看刘备也上来了,他心说,这个大耳朵,还真是坏事儿啊。这他在自己后面紧跟着就杀上来了,吕布没准还以为他是和俺是一起来对付他的。
 
    吕布见此倒是一笑,对崔安说道:“崔福达,这就是你找来的帮手吗?”
 
    他其实还算是了解崔安的为人,所以也知道崔安不会找人一起来和他对战,但是却并不妨和他开个玩笑。而崔安倒是当真了,猛地一摇头,“俺不认得他!”
 
    崔安是赶紧和刘备撇清了关系,心说俺要是找也不可能找他这水平的啊,张益德那小子可比这个大耳朵厉害多了,可俺还没找他呢。
 
    两方是战况激烈,也不容他再多分心,崔安是认真地对战吕布。他发现到了如今,自己依然不是人家的对手啊,以前不是,现在一样儿不是。就更别说旁边还有个帮兵助阵的了,两人加在一起,依旧是敌不过他吕布。
 
    崔安算是看出来了,就算是一样儿的招式,在自己这儿和吕布那儿,明显就是不一样儿的。可能在绝大多数的人眼中,他们认为没什么区别。但是崔安浸淫戟法二十几年,他当然知道他和吕布的差距了。自己的招式中有一丝破绽,而吕布也不能说没有,但是自己却找不到,而这个就是差距盗运成圣。
 
    要说刘备的武艺其实也不错,但是在吕布和崔安的面前,他其实就是个打酱油的。但是他这个打酱油的却被吕布给利用上了,吕布他其实不怕人多,就怕人少,而刘备就被他给选上了,算是可以很好去利用的一个。
 
    刘备的剑怎么也没人家的画戟长。而他雄剑刚刺向了吕布,结果吕布就直接来了个青龙低头。之前在公孙瓒那儿用得是青龙抬头,是画戟从下往上挑,而这次的青龙低头自然就是画戟从上向下扎了。结果刘备雌雄双股剑中的雄剑就被画戟给搭上了,而吕布这时又把画戟一翻转,这招叫做懒龙翻身,画戟的月牙刃就钩住了刘备的雄剑的剑刃。而此时崔安的一戟也已经向吕布攻了过来,而吕布则把画戟往崔安的方向一带。结果刘备根本就拿不住自己的剑了,直接就和崔安的画杆描金戟来了个亲密接吻,结果刘备的这柄雄剑就高兴地飞走了。
 
    崔安他虽然知道,但是吕布从画戟搭在刘备的剑上然后到此时,实在是太快了,所以他已经是躲不开了。而就这么一下。刘备的雄剑直接脱手飞了出去,而崔安大喝:“大耳朵你怎么打自己人?”
 
    刘备是心中苦笑,心说你还能不知道吗。那都是吕布干的,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
 
    崔安当然明白,所以这小子其实就是故意说的,毕竟是他把刘备的剑给崩飞了。
 
    如今的刘备就剩下一柄雌剑了,而雄剑却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吕布自然不会放过他,所以向他紧攻过来,而刘备也是着急,不过此时突然听身后一人大喊:“吕奉先休伤我主,东莱太史慈来也!”
 
相关阅读